色哥哥,乱伦文学,激情成人电影,天堂网第七色,第七色网址,第七色首页


网站首页 > 激情小说 > 红润雪腮

红润雪腮

红润雪腮


刚待好好,又提这事,晦气,极度晦气啊!明天再去,那今天老子受的这番折磨不就白受了吗?继续装下去,明天去不了,后天呢?大后天呢?大大后天呢?奶奶的呀,何时才是个头啊?越想越恐,越想越烦,越想心越没底,不由自主又开始颓废起来。你又怎么了?怎么突然之间脸色又这么难看了?又有点儿难受。别喝了,也别吃了,赶紧上床休息去。我故意装着步履蹒跚,疼痛难受的样子。冼梅赶忙用手搀住我走了四五米来到了床上。我充分发挥自己的表演潜质,龇牙咧嘴地躺到了床上。嘿嘿,老子要装足装像,不然是很难骗过这丫的。我这一装,她就以我为中心了。不再提走的事了,趴在我旁边开始照顾我。有个心理学家说过:当你心情不好的时候,一定要笑,要让自己面带微笑,你的心情就会慢慢好起来的。我水中毒和拉肚子是事实,但吃上药已经基本完好。但这一装,没过多长时间,自己也认为自己还没有好利索,躺在床上,越感觉越TM像个病秧子,浑身乏力,开始昏昏欲睡。冼梅趴在我的左侧,边给我轻轻按摩边细心观察我。一撇一捺是个人,写起来很简单,但也是贱的很。尤其是男人在美女面前不想贱也不行。但同时被美女呵护的感觉真TM爽,爽的要么凶猛似狼,要么缠绵似睡。老子这一装,直接装进了缠绵似睡状态。冼梅忽地一下起来了,我一惊顿时没有了一丝儿的睡意。阿梅,你还要走啊?你好受点了吗?不行,还是难受。……那我不回去了,留下来照顾你,你好好休息吧。嗯,你也来休息啊。我等会,去洗把脸。冼梅今天很是疲劳,我又假装没好,她更是牵肠挂肚,神情愈加憔悴。听着洗手间传来的哗哗的流水声,心中很是谦然愧然。但为了不使脚踏两只船的事情败露,只好硬着头皮装下去。MD,装病实际上也是一种痛苦。想想永乐皇帝在当燕王时为了韬光养晦,竟连自己的屎尿都吃,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终于当上了大明皇帝。老子不为了当皇帝,只为了不使事情败露,不想失去身边的两位美女,只好假装到底了。在这个世上,干啥也不容易啊,都得要付出才行,没有不劳而获的东东掉在你的爪子上。冼梅洗完脸出来,坐在床沿上,深深叹了一口气。我知道她心中还在为白天那奖励的事不开心。阿梅,你是不是还在想那个奖励的事?是啊,我一想起这事来就憋气。算了,从一开始我就对这奖励不抱有任何奢望。我也没把这钱放在心上,但这事他们做的确实太过分了。真是鼠目寸光,这样怎么能够调动员工们的工作积极性。他们本就是老鼠,想让他们变成猫那是不可能的。哎,要不担心他们给你穿小鞋,今天我非得和他们大闹一番,把这件事扭过来,算了,不但为了我,也要为了李主任,这件事就当一张纸掀过去了。哼,多行不义必自毙,他们这么做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阿梅,不要再提这件烦心的事了,我们好好珍惜我们的二人世界吧!你还难受吗?好点了,你也睡吧!嗯。她嗯了一声,便将外套脱了去,内衣*裤没有脱,平躺在我身边。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哧溜就把身上所有的衣服除去,精光精光地紧紧抱住她,先来了个忘情地深深地长久地吻。吻的她呼吸急促起来,嗓子里*吟声不断。我刚想脱去她的内衣*裤,她立即阻止了我。今天你身体不好,还没有复元,不要光想那事了,好好休息吧。她边柔声说边伸双臂将我紧紧抱住。晕,狂晕,要是这样抱着能睡过去,除非具有柳下惠那般定力。但老子在这方面免疫力极低,几乎没有任何自制力。看我又待不老实起来,冼梅俏脸一绷,假装生气。你再这样,我就走了。阿梅,我憋的难受。憋的难受有什么了?我进门时看到你那样子把我吓坏了。你现在身体没好,就不要想三想四了。我知道你这是为我好,但你不让我那样,岂不是变相地虐待我?我的话声一落,她灿然一笑,本就红润的雪腮愈加地鲜艳。我忍不住张开血盆大口,将她那欲滴出水的香腮咬了几口。她咯咯娇笑,伸手扭了霸王枪一把,结果没扭动。啊?怎么这么硬?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做好准备,只等待命令了,能不硬吗?咯咯……咯咯……她竟然笑个没完。阿梅,你别光下蛋,也得孵蛋啊。嗯?臭小子,说什么呢?你咯咯地光笑,下蛋下个没完,该孵蛋了。你又在沾我便宜,哼。边说边又使劲拧了一把整装待发的霸王枪,险些让它提前上膛。当我俯下身子再去亲她时,她吻的比我更加热烈,更加投入,更加深情,更加专注了。干啥也是女的比男的更加投入。男人的*体和感情是可以分开的,拔上口下巾无情,就是指的这个道理。但女人不行,女人的*体和感情是无法分开的,所谓女人是水就是这么个道理,要蒸发就一起蒸发,升到太空;要冷冻就一块冻住,沉到加勒比海底。吻的嘴上快没了皮才抬起头来。冼梅百般柔情地盯视着我,杏面桃腮,热气潮红。她伸手将我抬起的头扳住拉了下来,将我的小脑袋埋在她的秀耳旁。她俯在我耳边轻轻地说:你的身体没事吧?她的话声很轻,并且有些颤抖,这是极度激动,超高兴奋的迹象,我心中大喜,也不免激动兴奋起来,话声竟也有了些发颤:嗯,我身体没事的。她嗯了一声,亲了亲我的面颊,又继续说道:我以前看过一本书,书上有个著名心理学家说过一段话,我至今记忆犹新。哦?什么话啊?说是如果男女相亲相爱,在一起做那事的时候,如果反其道而行之,就会验证男女相亲相爱的有多深了。啊?还有这种事?怎么才是反其道而行之?她又使劲将我抱的更紧了,几乎贴住了我的耳际,呵着热气更加柔情地说:就是在做那事时,光放在里边,男女都不要动,看能不能都达到高*。晕,我这还是第一次听说,竟不住好奇起来。放在里边不动,那多难受啊。你不试试怎么就知道难受?光凭想象就受不了,还不如不放。你敢……晕,现在反过来了,刚才是我主动,现在成她主动了。我嘿嘿坏笑着,急忙动手去给她脱那仅剩的内衣*裤。看我脱得有些笨手笨脚,她欠身动手来帮忙。当她那冰清玉洁的香体呈现在我面前时,我禁不住*吟起来。猴急猴急地扑到她的身上。她温柔地一笑,笑得我的灵魂都快出窍。你记住了吗?放进去后不能动,看我们能不能达到高*?她要不说,我可能就真的放进去后海动起来。梅,是我不动,还是我们都不动?都不动。狂晕啊,这样岂不是将一块活色活香地红烧肉搁在嘴中不能咀嚼一样吗?讨厌,我就是想试试那个大心理学家说的准不准。好,你尽管试。我先射了这一次,下次再试行不行?不行,人家那个大心理学家还说了,要在双方都很饥的情况下才有效果。你要是射了,还会像现在这样饥吗?那个大心理学家叫什么名字?忘记了。不知道名字,想骂也没对象,真TM憋屈。骂什么骂?我就是看看你爱我有多深,我爱你有多深,你应该欣喜万分才对,怎么还想骂人?好,我不骂人,我欣喜万分,万分欣喜,嘿嘿……我边说边苦笑着。你这笑比哭还难看,爷爷的。啊?你敢骂我?就骂你怎么了?哈哈……你要不听我的,我就一脚把你踹下去。梅,你真的要踹我。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不听就踹。(汗,这丫说到做到,我真的有点儿怕怕。梅,要是控制不住动了起来咋办?我那可不是故意的,是控制不住了,不能怨我。这个好办,嘿嘿……她边说边连连坏笑着,伸手把她的两个耳坠解了下来,直到解完,我才看清楚,那两个耳坠上分别有一根又细又尖泛着寒光的针头。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就把两个针头分别握在手中,分别抵住了我的两半屁股。梅,你这是干啥?嘿嘿,你只要一动就挨扎,看你还敢动不。我的老天啊,你这不是折磨我吗?臭小子,不是折磨你,我就想试试嘛。她说到最后的时候,语气竟开始有了哀求的意思。就你这臭妞子花样多。嘿嘿。没办法,现在只能按着她说的去做了。阿梅,你先把针放下,我不动就是了。你能做到吗?能,我也想看看我们爱的有多么深。呵呵,好。但如果你动,我立即再用针。好,你说了算。NND,这小臭妞子刚柔相济,在跟我打太极拳呢。不,是TM的太极针。不管三七二十一,四七二十八,老子先把霸王枪放进去再说,走一步说一步,顾不了那么多了。到时候忍不住非要动,大不了让她将屁股扎烂,就当她在老子的屁股上绣花了。很快我就把霸王枪全部放了进去,接下来就是一动不动了。老子的躯体不动,屁股不动,霸王枪在桃花洞中自个儿一撅一撅地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不一会儿,冼性感有了感觉,她俯在我耳边,哈着热气又轻又柔地说:你这臭小子,你还会这一手啊。说完之后轻声*吟了起来。我也像她那样,深深埋下头去咬耳朵:梅,我这叫内动外不动,舒服吗?嗯,很……舒服。说到这里,她的*吟声明显大了不少。NND,如果那个狗日的心理学家说的是真事,看来我爱冼梅的程度不如她爱我的多,禁不住有些惭愧,便想也尽快亢奋起来。但没法抽动,一时半会儿还就亢奋不起来。哎,矛盾无处不在啊!冼梅又趴在我耳边*吟着说:我爱你。说完之后,用牙齿轻轻咬着我的耳垂。她说的我爱你这三个字,将处于矛盾中的我给彻底拽了出来,立马去了盾只剩下了矛。要在平时她说这三个字,我可能感触不深。但此时此刻听到她说这三个字,虽然声音极低,却似雷霆震撼,巨电闪身,禁不住也*吟着对她柔声说:我也爱你。说完之后,如法炮制,也用牙咬住了她的耳垂。冼梅的下身已经湿漉漉的,我再也忍不住了,便开始微动起来,刚刚轻轻地**了几下,冼梅梦寐般说道:不要动。我也想不动,但确实控制不动,就没有听她的,又动了几下。当再想动时,屁股上突地疼痛起来。我意识到这是冼梅把那耳坠针用上了,NND,这丫做任何事都是那么地执着。耳坠针扎在屁股上,血出不来反而更加疼痛。我只好老老实实地不动了。冼梅俯在我耳旁,埋怨道:让你别动你偏动,我本来都快到了,你真讨厌。好了,我再也不动了。嗯,我们看看那个心理学家说的是不是真的?好吧。我边说好吧边肚中大骂那个不知名的心理学家,狗日的混蛋王八蛋。梅,你把耳坠针拿掉吧,这样我很难到达高*的。好吧,你如再动,我就把你踹下去。好的,我不会再动了。我又咬了一会儿她的耳垂,禁不住情浓欲浓地说道:我爱你。她脸上喷着热气,口中哈着香气,蚊蝇般轻声慢语回道:我也爱你。每隔一段时间,我和她交替说这几个字,有时我先说我爱你她后说我也爱你,有时她先说我爱你我后我也爱你。虽是不断重复,但在此时此刻。这几个字所产生的巨大推动力是无法想象的。冼梅的桃花洞洞已经是很湿很湿了,霸王枪又自动撅了几撅,冼梅的*吟声大了起来,并紧紧环抱住我,*吟声中竟有些轻轻的啜泣声。晕,这丫该不会哭了吧?我微微抬头仔细一看,NND,不是哭,而是到达性高*兴奋的。这丫果然在不动的情况下到达高*了,难道那个狗日的心理学家说的是真的?汗,她到达高*了,偶还没有,如果被她发现,岂不让她伤心。事实上我爱她已经超过爱惜自己的生命。着急之下,又不能动,无法**,这种滋味当真说不上的难受,当然难受的同时,也是极度的兴奋,是兴奋的难受。就在这时,冼梅亲住了我,我们两个的舌头又缠粘在一起,嘴唇牙齿紧紧粘连在一起。冼梅愈发地兴奋起来,嘴巴在接吻,*吟声都从鼻子中喷出。此时,从她鼻子中发出来的*吟声令我消魂蚀骨,亢奋不已。她的桃花洞壁开始收缩起来,一松一收,一紧一缩,令我再也无法忍受,霸王枪一撅一撅地不停。很快,我也到达了高*,狂泄不止。这种在静止不动的情况下狂喷,兴奋感竟比高速波浪运动的时候还要兴奋,还要刺激,还要不言而喻。我是臭汗流淌,冼梅是香汗淋漓。她面如艳桃,流光溢彩,抿嘴幸福地笑着,甜甜地说:我信了,看来那个大心理学家说的很准,我们都到达了高*,说明我们双方都深深地爱着对方。是啊,不试不知道,一试才明了。看来那个大心理学家是经过无数次的实践才得出这么个结论的。呵呵,嗯,应该是的。说到最后,本对这件事持怀疑态度的我有点儿找不到北了。静止*爱试情弦,静深动浅非常难。我爱你我也爱你,话语催情性无边。我把这一现象总结为‘静试’,并进一步注入了文化气息,美其名曰‘试情’。我们两个边说边又紧紧搂抱在一起,脸挂幸福的甜笑,带着极大的满足感,双双沉沉睡去。一觉醒来,天色微明,窗外传来鸟儿的啁啾啭啼声,声声入耳,催人性发。昨天吵架,肚疼拉稀,加上水中毒,把老子折腾了个半死。又和冼梅来了个静止*爱试情弦(试情)当真是身心疲惫到极点。但经过这一夜的深睡,体力精力基本恢复。听着外边的鸟儿叫,开始蠢蠢欲动不老实起来。冼梅就像一个睡猫般,紧紧地依偎着我。佳人共枕卧身畔,赤身果体笑梦甜。美轮美奂又绝艳,老子不享太也难。我怕弄醒睡梦中甜甜微笑的冼梅,只好借势用势,采取侧卧式,将她那白白嫩嫩的粉腿搭在我的胯上,没费吹灰之力,霸王枪就偷袭成功。冼梅梦呓般地嘟囔道:讨厌,不要打扰人家睡觉。嗯嗯,哼哼,嗯……嗯……哼……哼……就在我快要到达巅峰的时候,冼梅彻底醒了过来,她看到我快要一身一寸的时候,急呼让我等等她,但我实在等不了了。等霸王枪将子弹射了出去后,气的她双臂急捣,粉拳在我背上捶个不停。吃过早饭后,我和冼梅双双共同去上班。MD,竟有一种‘夫妻双双出门庭,牵手笑语喜盈盈’的美妙感觉。冼梅开着母雷克萨斯,载着我欢声笑语地向单位驶去。到了单位,我想先去看看李感性。结果敲了半天门,没动静,这丫还没来。希特勒同志今天来的很早,看他的言谈举止,贱骨头缝里都往外透着兴奋和欢乐。但老子明显地感觉到这B的这种兴奋和欢乐是典型的小人得志的兴奋和欢乐。MD,老崔这B不会是有什么喜事吧?不然这家伙不会这么像B。费煞苦心想了好长时间,也没有想出这贱B会有他娘的什么喜事。没过一刻钟,办公室其他的人陆陆续续地都来了。肖娜这爱娃也TM的一脸兴奋和欢乐。这对狗男女不会在早晨临上班之前先嘿咻了一番吧?MD,就是狗大清早起来也不会嘿咻啊?难道这对奸夫淫妇还不如狗?肖娜这个女人这么点点,那方面竟如此之强悍,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女不可斗量。我听着走廊上传来李杏的声音,急忙走了出去。我紧随其后进了她办公室。李感性今天穿了一身鲜艳的外套,显得愈发俊美,婀娜多姿。她看到我进来,嫣然一笑,俏目生辉。我刚要开口说话,她浅浅一笑,雪腮飞红,娇嗔地说: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了。我又馋又坏地笑了笑,说道:你先不要换,我喜欢看你穿这身衣服。说完又故意吞了吞口水。惹的李感性笑靥顿生,妩媚艳然。她索性没有坐到办公椅上,而是直接将翘臀靠在办公桌的外沿,双臂环抱胸前,眼睛柔柔地看着我。MD,刚才吞的口水是假的,是故意那么做的。这次的口水是真的,竟连着吞了几口,李感性看着看着,秀目里竟有了调皮的韵味,俏皮地问我:你这小子,是不是想把我吃了?嗯,你太美了,我不但把你吃了,还要把你整个儿囫囵地吞到肚子里。这句话说完,才将最后的一大口口水咽了下去,还不要脸地发出了轻微的咕咚声。李感性温存地一笑,轻声问我:你想我了?嗯,想,天天想,日日想,夜夜想。说完这句话,小DD竟撅呼呼地抬起了头,瞄准李感性那里,指向了早晨上班的时刻区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的色心大盛,估计都从一对小眼中显露出来了,想遮掩那是不可能的,老子的功力还没到那份上,现在最多算个刚出道的小流氓。也许李感性觉察到了我的细微变化,抿住嘴笑了起来,妩妩媚媚地白了我一眼,桃面含笑转身向里走,翘臀坐在了办公椅上。眼睛更加俏皮地看着我,玉面桃腮更加地红了。看她这副样子,我的兽欲减退,真情渐浓,忍不住说道:杏姐,我和你之间有磁场了。嗯?什么磁场?情人磁场。呵呵,情人之间还有磁场?当然了,心心相印这四个字就是对情人磁场最好的诠释。呵呵,兴许吧。什么兴许?是事实啊,要不我有什么细微变化,你怎么立马就能感觉到?臭小子,又在胡说八道。嘿嘿……我不由自主地坏笑起来。对了,昨晚我和行领导出去吃饭了。哦,我知道。谁告诉你的?冼梅。……嗯?冼梅不是昨天要请你吃饭吗?你忘了?哦,对了,我想起来了。昨天冼梅来约过我,开始我答应了,结果行领导又叫我出去吃饭,我就把这事搁下了……哦,对了,昨天冼梅好像还说把你一块叫上。是啊,冼梅开始是说咱们三个一块出去吃饭喝茶,最后又说你不去了,我们也就没去。嗯,冼梅很有正义感,她这是在为我们两个打抱不平啊,这丫头真的很不错。是的。听李感性当面夸奖冼性感,老子的心里暖暖的。犹如在冰天雪地中抱了个暖火炉,外冷内热极其爽。杏姐,昨天和行领导一块吃饭,他们没有再难为你吧?那倒没有,但我还在为你争取。争取什么?你的奖励啊!我不要了,没劲。不行,我和行领导说了,争取给你10万的奖励。杏姐,你就不要再为我争取了。你不要再捅这个马蜂窝了。大聪,我给你说,在职场上混,最主要的一点必须坚持原则。不坚持原则的人在职场上不会走的太远。当然了,这个原则也要有一定的松动尺度,过于死板不行,一点原则没有也不行。我为你争取10万,就是在坚持原则的基础上做了一定的让步,这样我们才能有理有据,立于不败之地。即使他们给我们穿小鞋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李感性的这一番高论,让我喃喃地说不出话来,心里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李感性能打拼到办公室主任这个位置,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她毕竟具有过人的能力,这番高论就是她的社会经验,使我受益非浅。杏姐,你说的很对,这也许就是毛爷爷说的斗争艺术吧!呵呵,不是也许,而是就是。老子进来色了一把,又跟李感性学了一把,来了个精神文明大丰收。我刚待转身要出去,李感性又说道:小吕,今天要是没有特别的事情,晚上我们三个一块出去吃饭吧?晕,这大丫怎么也和冼梅那小丫一样这般执着了,难道老子昨天受的罪真的白受了。由于心虚的很,竟像个橛子般站在那里没做任何的回答。小吕,怎么了呀?哦,没怎么,行,今晚我们三个一块出去吃饭。我边说边努力将脸上的苦笑瞬间变成灿笑。呵呵,好吧!你给冼梅说声。嗯,好的。我忐忑不安地灰溜溜从李感性办公室出来,急得只想跺脚蹦高,这可咋办呢?这一关难道真的过不去了?去他奶奶的,该死吊朝上,既然老子无力躲过这一关,那就顺其自然吧。回到办公室,看到冼梅在忙工作,犹豫了犹豫,我决定不和她说晚上三人一块出去吃饭的事。如果李感性问起来,老子就说忘记了。关键时刻必须耍赖,不耍赖你就拉清单吧,NND。我心不在焉地坐在工位上,大脑中胡思乱想。实在不行,我就先对冼性感说:阿梅,晚上我们三个出去吃饭,千万不要有任何的亲热举动,别让李主任看出来了。然后我再对李感性说:杏姐,晚上我们三个出去吃饭,千万不要有任何的亲热举动,别让冼梅看出来了。估计和李感性这样说应该没有问题。但和冼梅这丫如此说,风险实在太大,这丫心细如发,敏感非常,敢作敢为,一旦任起性来,老子非得被她拉个清单,整不好就得被她拉成羊屎蛋子。算了,还是顺其自然吧。不能再处心积虑了,就像昨天那样,老子费煞心思,结果白白让老子来了个水中毒,又来了个肚疼,最后来了个拉稀。把自己折腾的够呛,还什么事情没办成,险些坏了和冼梅的好事。MD,走到哪说哪,爆风雨真要来,那就来的更加猛烈些吧!大不了老子当个海鸥,没有那彩云伴海鸥,就来个乌云伴海鸥吧!死猪不怕开水烫,什么都豁出去了,反倒没有什么害怕的了。心中竟出奇地平静,NND,终于从小流氓向大流氓迈出了一小步。大流氓的至高境界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宁叫我负天下,而天下不能负我。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TM管着空气。看来老子这辈子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在小流氓堆里扎堆了,只能当个小混混了,大流氓是可望不可及地。只能无奈地望大流氓而兴叹了,NND。老崔这B今天真是有点儿高兴过头了,别人都在埋头忙工作,他却时不时地哼上几句小调调,嘴里像是含了个大驴吊,听不清这B哼的什么调调。肖娜这丫也是满脸的亢奋,推波助澜配合着老崔这B的驴吊调调。MD,难不成今天这对狗男女又要上演飞人大战?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本网站将逐步删除和规避程序自动搜索采集到的不提供分享的版权影视。本站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请大家支持正版。